當前位置:首頁>行業資訊>行業資訊>資訊內容

在德國, 新風系統的者開了一個會

發布日期:2019-04-26 查看次數: 620 

核心提示:核心提示:Erwin Grohmann指出:“中國擁有更低的單個勞動力成本,這是一個事實,但是目前因為工業4.0技術等因素,生產的自動化水平大大提高,所需的工人數量并不多,所以人力成本也是類似的。”記者在觀摩其新生產線的演示時注意到,整條生產線上僅有3名工人在作業。袁襲介紹:“工人的工資很高,但人數不多。新生產線的效率達到一定水平時,生產一臺成品的理論耗時為1分07秒,即便如此,生產線上也僅需3到5名工人作業,因而人力成本就顯得微乎其微了。”
轉載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胡巍| 德國巴符州報道 


在德國,一般認為室外空氣質量優于室內。(《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胡巍 | 攝 )

“我們每天停留在室內的時間達到16小時以上。當人們身處辦公室,比如寫字樓總是要使用激光打印機等,而這些辦公電器排放的顆粒物,實際會對工作人員的健康造成傷害。另外一個不可忽視的是,我們在臥室的停留時間也很長,二氧化碳濃度的升高,會對健康產生影響。”3月18日在德國巴符州尼登哈爾市舉辦的第三屆中德新風行業技術交流論壇(下稱論壇)上,FGK(德國建筑空調專業協會)歐洲董事長Claus Händel在演講中提到室內空氣質量對于人體健康的影響。

提升室內空氣質量的途徑很多,其中之一是為建筑物安裝新風設備。凈化空氣,這是中國民眾對新風系統直觀的印象之一。事實上,新風系統的誕生與建筑節能有更加直接的聯系。

從保溫壺原理看“被動房”

在建筑節能領域,被動房(國內多稱為“被動式超低能耗建筑”)是當下的流行趨勢之一。它早非紙上的概念,而是業已成熟的現實產品。

“我們可以把被動房想象成一個保溫壺。”德國被動房研究中心的專家Berthold Kaufmann說,除了房屋建造中使用保溫材料,被動房還需要采取其他許多措施,“氣密性”也是其關鍵詞之一,“可以用‘密不透風’來形容被動房”。

保溫的概念既包括保暖,也包括保涼。一般情況下,當熱水被倒入保溫壺中,可以有效延緩其冷卻的進程;同樣,將一根冰棍置入保溫壺,也可以有效減緩其融化的速度。所以被動房既能實現保暖,也能實現保涼。

“六成以上的建筑能耗來源于采暖和制冷,產生這部分能耗的根本原因是室內外溫差引起的熱交換。熱交換方式包括對流傳熱、熱傳導和輻射傳熱。外窗設計主要解決輻射傳熱和熱傳導的問題,外墻保溫主要解決熱傳導問題。而傳熱能力強的對流傳熱,就需要通過提高建筑的氣密性來解決。”凱瑟斯勞滕大學教授Thomas Lechner在論壇上介紹。

在密不透風的被動房中,則需要使用新風系統這樣的機械通風方式,通過風機把室外空氣從系統入口處引進,再將室內空氣從系統出口處排出。合格的新風系統在產品設計時,必須確保其通風量達到維持室內空氣質量的要求,包括考慮各類氣體濃度等要素。

不僅僅是被動房,提升氣密性是許多建筑實現節能的重要方式。“由于建筑物在節能過程中變得密不透風,因此新風系統是必須配置的。” IGE(德國建筑能源熱能技術和儲能研究所)檢驗司司長Bernd Klein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除節能外,被動房還有其他優點,譬如降低室外噪音對室內的影響。一般來說,被動房的舒適度優于普通傳統建筑,前提之一是新風系統的有效運行。

室內和室外哪個空氣質量更好?


3 月 18 日,第三屆中德新風行業技術交流論壇在德國巴符州尼登哈爾市舉辦,圖為論壇現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胡巍 | 攝)

新風系統的運行需要因地制宜,根據不同環境設計出不同產品,增加或增強某些功能。比如維持室內濕度平衡,在寒冷地區需要加熱入戶空氣等等。而在中國,人們普遍關注的一項功能是凈化室內空氣,尤其是減少PM2.5等固體顆粒物。“新風行業在中國的發展,目前主要推廣的叫‘新風凈化系統’。”中國空氣凈化行業聯盟秘書長、中國建筑科學研究院低碳建筑研究中心主任鄧高峰在論壇發言時,強調了“凈化”二字。

在德國,一般認為室外空氣質量優于室內。“空氣質量指數達到70、80的時候,人們就會認為情況很糟糕,政府可能會采取一些措施,比如車輛限行、鼓勵使用公交工具等。”新風系統制造商Dream Maker公司的CTO Erwin Grohmann介紹。該公司面向德國的產品,在空氣入口處雖然也要加裝濾網,但只有一道粗效濾網;而針對中國的產品則會安裝3到5道過濾裝置,以強化其空氣凈化功能,減少進入室內的PM2.5等固體顆粒物。

新風系統的空氣凈化效果如何?

在中國,由天津大學牽頭,匯集清華大學等國內高校、研究機構以及房地產企業,完成了一項科研項目。其主要內容是,在中國的5個氣候區選取11個城市,對近300個住戶進行自然通風和機械通風的監測。該項目參與者之一、天津大學環境科學與工程學院副教授孫賀江表示:“和自然通風相比,機械通風有改善室內空氣品質的作用。”

他介紹:“以室內PM2.5濃度為例,在監測階段統計的情況表明:采用機械通風和自然通風方式,夏季室內PM2.5濃度的區別不是很明顯;秋季使用機械通風,PM2.5超標率會適當降低一些;而冬季使用機械系統,PM2.5超標率明顯低于自然通風。”

新風產品在中國增長迅速

隨著中國經濟的發展,建筑節能水平的提升,以及民眾對于空氣質量的關切,新風作為新興行業,當前產值雖然不高,但增長迅速。

新風系統的規模增長與建筑面積的增長相關。鄧高峰說:“中國的既有建筑面積是600多億平方米,德國的既有住宅面積才31 億平方米,中國每年的增量,可能相當于德國既有住宅面積總量的百分之六七十,這是一個巨大的數量。”

“新風產品的銷售量,在中國大概是從2013年開始快速增長,當時增長率是20%多,而2017年和2018年的增長率達到40%多;銷售額在2018年突破百億元人民幣的規模,達到110億元左右。2019年的銷售額,保守的估計是120億元,如果今年做得好,我認為130億、140億元都是沒問題的。” 鄧高峰還介紹。

Dream Maker 德國公司總經理袁襲則介紹:“我們公司于2015年進軍中國市場,每年市場的需求量和我們的生產量都在翻倍,就是說年增長率達到100%以上。比如,我們去年的銷售額是1億多元,今年我們認為達到5億元是有可能的,而明年的銷售目標定在10億元也不是完全沒可能。”她還說:“‘新風’這一概念在中國的普及,大約出現在2014年、2015年。我們認為,目前行業增長的爆發點尚未到來,但即將到來。”


新風系統制造商 Dream Maker 公司在德 國的一處工廠。(《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胡巍 | 攝)

新風行業在國內的發展還存在一些問題。

鄧高峰說:“在產品質量標準方面,監管有待進一步完善。當然,中國政府也在制定和改進一些地方標準,并希望通過這些地方標準,強制推行、優化新風凈化設備在安裝等方面的工作。比如去年,北京市在全國率先推出了居住建筑的新風系統技術規程,該標準明確規定,北京市所有新建建筑必須為新風凈化系統的安裝預留位置。”

“在技術工藝的提升方面,中國不能說沒有自主知識產權,也不能說沒有研發投入,但產品的很多關鍵技術沒有得到突破,包括風機、過濾器、整體的系統設計等,實際上還是有非常大的提升空間。此外,現在國內很多廠家實際上是在做貼牌生產,并沒有在研發方面投入更多來促進行業或者技術的提升。”

德國制造的競爭力:

1分07秒、3到5名工人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在德國采訪期間發現,一些生產新風產品的廠商加大了對中國市場的生產量,這也將會對國內產品形成越來越大的競爭壓力。

以Dream Maker公司為例,目前其業務重心明顯傾向中國市場。該公司的第二條生產線已經調試完畢,正在等待驗收通過,將于近期正式投入生產,其產能超過老生產線。袁襲介紹,未來公司的老生產線主要面向德國等歐盟國家市場,而從新生產線上下來的產品,將針對亞洲市場。他還進一步透露,所謂亞洲市場,主要指中國,“可能達到100%的比例”。





Dream Maker 公司正在作業的工人。得益 于自動化程度的提高,一條生產線上所需的 工人數量越來越少,這使得制造業的人力成本大幅下降。(《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胡巍 | 攝)

Dream Maker公司為何不直接在中國建設新生產線?該公司一位工作人員并不諱言,“德國制造”本身就是產品的賣點之一。他還說,由于其產品主要定位于中高端市場,不僅采用德國設計,包括產品配件也主要源自德國。其工廠所在的園區,恰好有相關的行業發展積淀,已經形成完整和成熟的產業鏈。“成品銷往中國會由于關稅等因素增加成本,但將配件運至中國也會增加成本,兩者抵消后區別不大。”

Erwin Grohmann指出:“中國擁有更低的單個勞動力成本,這是一個事實,但是目前因為工業4.0技術等因素,生產的自動化水平大大提高,所需的工人數量并不多,所以人力成本也是類似的。”記者在觀摩其新生產線的演示時注意到,整條生產線上僅有3名工人在作業。袁襲介紹:“工人的工資很高,但人數不多。新生產線的效率達到一定水平時,生產一臺成品的理論耗時為1分07秒,即便如此,生產線上也僅需3到5名工人作業,因而人力成本就顯得微乎其微了。”

網友評論

共有0條評論
馬上注冊
在線客服系統
北京pk是最稳全天计划